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!

已阅读

【自述】有人要拆门,有人要生娃……小区封控27天,我成了“救火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4-16
html模版【自述】有人要拆门,有人要生娃……小区封控27天,我成了“救火队长”

(原标题:【自述】有人要拆门,有人要生娃……小区封控27天,我成了“救火队长”)

陈雪艳是徐汇团区委的干部,家住梅陇七村。3月8日至今,她一直在一线做防疫志愿者,还组建了一支上百人的“青年突击队”。志愿服务的二十多天里,她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既遇到过老人去世,也碰上了孕妇临产,既经历了居民置气,也目睹了邻里互助……

以下是她的口述:

3月8日晚上,我刚下班回家,就看到了封控通知,第一时间就去居委会了。我知道他们现在肯定缺人,因为我原来在梅陇七村当过居民区书记,从事了近十年社区工作,比较熟悉情况,就说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。

果然,办公室人手奇缺,唯一一个男孩子去支援梅陇三村了,只剩5个女孩子,其中3个是我以前的同事,大家都很熟悉,也非常欢迎我去帮忙。我立刻“上岗”,成了小区里第一个疫情防控志愿者。

那天被封毫无预兆,出入口大门都焊上了蓝色彩钢板,焊接时动静挺大的,乒乒乓乓家伙事儿一上,居民都跑出来了。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断有人涌过来,说我们要上班,我们要上学,我们要恢复正常生活之类的,七嘴八舌的。

有一个人跑到前面踹门,说他要去接儿子回家。当时他情绪很激动,嚷嚷着要拆门,我劝他,他也不听,我就没客气,告诉他,你就算现在出去了,违反防疫规定,要负法律后果的。后来他冷静了下来,可能觉得理亏,就没继续闹。

边上本来有一群坐等看好戏的吃瓜群众,看他偃旗息鼓了,也就一哄而上。我说门都封了,大家就哪也别想去了,该请假请假,该如实汇报就如实汇报,后来居民就各自散了。

资料图

晚上8点多,我和物业经理拿着名册,给有密接楼栋的每户家庭打电话通知召回。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一位孕妇打来的,她的声音很着急,说:自己预产期就是这几天了,小区封控了怎么办?

在电话里我了解到,这位白女士是一位46岁的初产孕妇,属于高龄高危产妇。她去年5月怀孕后,产检都算顺利。但是在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候,开始有下腹坠胀的感觉,现在即将临产,疫情形势又严峻起来,这让她和家人很不安。我在电话里告诉她,一定要保持心情平稳,社区的社工也立刻跟各部门联系,将她顺利送去了隔离定点医院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。

第二天一早就要做核酸,我们完全没有喘息的时间。5位居委干部、5位街道进驻的同志,加上物业经理、保安、保洁人员,还有我喊来的几个靠谱的党员团员,一共十几个人,连夜组建了一支“青年突击队”,翡翠娱乐时时彩,我被选为队长,大家在群里分配好了第二天的任务。

3月9日一早,志愿者们到居委会报到,换上防疫服,先开始“敲门行动”。两人一组,分头排摸1400户住户,并通知下午进行核酸检测。我还给大家安排了一个艰巨的“任务”,就是号召社区的年轻人加入志愿者队伍中。我让大家睁大眼睛,看哪些人比较热心,答复问题时态度中肯,就问一下对方愿不愿意来支持我们一把。

不到两天,我们的队伍就扩充到了65人,到今天,群里已经有105个人了。进群后我是丑话说在前面的,在这里不娱乐不聊天,大家一腔热忱为居民服务,如果只想打探消息,请你自动退群;如果做出任何影响疫情防控工作的事情,我直接会把你踢出群。

说归说,我们的志愿者都非常靠谱,做事也很积极,既有“姐弟档”“母子档”,也有“学生党”。有20岁出头的漂亮空姐,也有30多岁的企业中层干部,还有志愿者带着上中学的女儿来帮忙。考虑到抗“疫”志愿者有一定风险,我们是不收不满18岁的孩子的,但在监护人陪同下,一起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公益服务,我们也不反对。

志愿者小丁是上海中学的高三学生,我本来怕耽误他的功课,但他让我放心,说小区需要帮助,一定要出份力,自己能安排好学习时间。他上午干活可带劲了,晚上回家再学习,照样成绩很好。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,不愁没学上的那种。

第一次核酸检测是9日下午,采样要在5个小时内完成,但我们小区老龄化程度非常高,三分之一以上都是老年人,大多不会注册二维码,有人用的还是诺基亚那种砖头机,这可超出了我们对老年人使用智能产品的预估。所以当天的检测进行得非常慢,我和居委商量,可以穿插排队,一个年轻人后面排着老年人,青年居民帮助前后的老人注册登记。

但不能总是这样,对“老熊猫”群体,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。徐汇团区委是我的“大后方”,不仅全力支持我做志愿,还从各个街道抽调青年干部,紧急组建了一支“云突击队”帮忙。由于涉及居民的身份信息,我们挑选线上志愿者非常严格,大家都很有责任感。我们把特殊群体的身份证收上来,他们线上帮忙转换身份证和二维码,让核酸采样的效率得到很大提升。

资料图

封控的第一周,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全员核酸。第二周比较平稳,因为核酸都是阴性,有人按捺不住想飞的灵魂了,我们志愿者就需要保持巡逻频次,同时解决接踵而来的生活问题??我家的灯泡坏掉了怎么办、我家水龙头坏了、小孩磕伤了、煤气点不燃了、酱油用完了……群里的消息音响个不停。

这可难不倒我们的“青年突击队”,群里可是藏龙卧虎!卖小家电的摊主拿出囤货,志愿者上门为孤老免费换灯泡;物业人员帮忙换水龙头;燃气公司的小汤,既能帮老人跑腿买药,还能让居民家重新“开火”;有人是职业护士,可以为小孩做包扎;物资不足时,邻里之间互相借用,她给她倒半瓶酱油,他借他一点酵母。

大家都不容易,相互理解很重要。我们还有9名志愿者不住在小区里,每天就睡在居委会办公室的地板上,后来街道增援了几张行军床,终于从地上换到床上了,但没有床垫,就拿两个瑜伽垫凑合一下。我们这种老式公房小区,居委的办公室都是住宅楼改的,房间很小,除了基本办公设施,再放上三张行军床,就像方舱医院一样,条件还是很艰苦的。

为了保证他们能洗上澡,其他志愿者也都主动借出自家浴室;社区居民中午煲好了排骨汤,也会送给志愿者;有家茶饮店还送来了几十杯奶茶……每天发生的小事太多了,但是有了我们这支“青年突击队”,有了居民的理解与互助,我觉得艰难与感动并存。

虽然很辛苦,但封闭的两周里做了5次核酸,全小区都是阴性,再做最后一次就能解封了,大家心情都很愉悦,觉得战斗快要胜利了,老天对我们还挺不错,没有难为我们。

但马上解封的那几天,其他地方开始出现阳性病例,我们街道的医疗资源先调拨给有新增病例的小区了,第16天才给我们做最后一次核酸。

没想到,这一次不仅有了阳性,还不止一个,牵扯到6个楼道,共11个人。

对一直奋战在一线的所有同志来说,这真的是很大的打击。我们一直觉得干得不错,秩序很平稳,居民很配合,检测结果很给力,每天都很有奔头。但那一瞬间,我能感觉到大家有点颓,好像泄了气的气球。

资料图

这些人前5次核酸全是阴性,病毒不知道是从哪儿蹿出来的,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。没人知道阴性和阳性的转接点是哪天,所以平时大家还是正常跟别人聊天,去别人家做客,结果去过的地方一片阳性。

但我们也没时间多想,从这时候开始,工作重心也变了,我们每天争分夺秒,要把抗原测试分发给所有的楼组长,发现“两道杠”后,再安排医生单独去给他测核酸,一步都不能拖沓,否则后面的战线会拉得非常长。

所有人足不出户以后,我们要把物资从小区门口运送到每栋楼下,交给楼组长分发。封闭以来,小区已经发了四拨菜了,米、油、饼干、牛奶、猪肉、鸡翅,还有各种蔬菜,就是没发过绿叶菜。前两天,街道的共建单位送来了一点绿叶菜,是慰问一线志愿者的。量不大,我们分成61份,全都送给了楼组长。做志愿者虽然很辛苦,但还有防护服穿,楼组长普遍年纪比较大,还只有一只口罩,天天“裸奔”为大家服务,拿这么几棵生菜,没啥说不过去的。

资料图

最近这几天,多多少少还是有新增,每次做完核酸,大家都心头一紧。前几天,有个88岁的瘫痪老人阳性了。怎么阳的?是因为她的保姆在好几户人家干活,所以真是防不胜防。我们做志愿时也是小心再小心,所有人上岗之前都要做抗原测试,家人或邻居要是“两道杠”了,也不允许上岗,再加上部分志愿者之前被召回,我们已经“折损”了不少“大将”。

有时候朋友会发来一些视频,空无一人的外滩,空荡荡的南京路,感慨说时间都停下来了。但对我们而言,每天忙得鸡飞狗跳的,没时间感怀,也没力气琢磨,到家都累得直接躺在地上。每次搬运完物资,第二天都浑身酸痛,但今天牛奶发完,明天大米来了,今天大米发完,明天蹄?又来了。大家就忍着肌肉酸疼回到岗位上,再去给居民分发。

说起来,我家里人都很支持我,我妈都一起出来做志愿者了。她以前是做财务的,发挥了会算账的优势。居民买菜开药都要收费,居委忙得焦头烂额,都没力气算了。而且买药还挺复杂,医保卡支付多少钱,自费支付多少钱,得一档一档分开算,不能算错,多收了居民不乐意,少收了自己还得赔钱。我妈每天都穿上防护服,准时到居委会“上班”,留下我孤独的老父亲在家。

资料图

现在我每天都会根据街道的部署,看怎么匹配志愿者,多少女同志去帮忙发抗原,多少男同志去转运物资,我都会合理分配,不让志愿者每天全员上岗,这样大家会很疲惫,会损失战力。现在人力是最宝贵的,一定得省着点用。

我们觉得,不管怎么样,这场战役总是会胜利的,就是需要大家多付出一些,互相之间多鼓励一些。对了,前面说过的白女士,后来生下了一对龙凤胎,取名宁宁和圆圆,寓意着祝福祖国安宁祥和,人民幸福团圆。虽然这段时间遇到了不少困难,但我觉得,大家齐心协力,终将乌云见日。